[H24] 人生謬誤

李天命講述四種「人生謬誤」。節錄自李天命《破惘》一書中的「人生逍遙遊」:

談人生問題可用千言萬語,若從四不架構所指出的四類思維謬誤引申講述四種「人生謬誤」(即錯誤的人生觀念或態度),那就較有頭緒,較易掌握。剛才討論不一致的謬誤,箇中的「教訓」就是要「過得自己過得人」,不要犯雙重標準的毛病。我不是在道德說教的層面上講的(道德說教並無多大說服力),而是在實利的層面上講,「過得自己過得人」的態度是對我們自己很有利的。

比如說,人們之所以不開心,很多時候是因為覺得別人獲取了他們不值得獲取的名利友誼愛情等等東西,於是自己就怨天尤人起來。但倘能如實反省一下,往往可以發現自己其實不比別人好,甚至比別人差,只是由於「嚴於責人寬於責己」的習慣而覺得不公平吧了。如果採取「過得自己過得人」的態度,就會發現世上看不過眼的「壞人」少了很多,自己的怨憤不平之氣也會消減很多,而這樣做人就會開心很多的了。

不相干的謬誤包括了「人身攻擊」、「誤用權威」、「牽強類比」、「偷換論題」等等謬誤。現在由偷換論題----即離題謬誤----作一引申討論:如果將快樂的人生或有意義的人生視為做人的主題,那就不要浪費精神去理會與此無關的事情,否則就是離題。計較與「人生主題」不相干的雞毛蒜皮之事,可謂「婆媽」;反之則為乾淨俐落。

例如閒言閒語,乾淨俐落的人是不會去理它的,除非那些閒言會損及自己的實利,譬如會因而被革職,那才有需要澄清。閒言閒語每每源於妒忌。妒忌別人已夠愚蠢(對於快樂的人生毫無益處),計較別人因妒忌而造出的閒言閒語(假定無損於自己的實利),那就更為愚蠢了,這種閒言閒語不但無須理睬,我們甚至不妨「惡意地」享受一番呢。所謂「沒有人會去踢一條死狗」,狗兇猛才會招人打擊,那是樹大招風吧了。

不充分的謬誤包括了「以偏概全」、「假值傳遞」、「居後為果」等等。這裏只考慮以偏概全或(更一般的)「片面謬誤」。引申到人生問題上,「片面樂觀主義」和「片面悲觀主義」是兩個典型的例子。

片面樂觀主義以為世界是玫瑰園,這種思想常表現為幼稚、假浪漫,「攜手漫步彩虹上」那種假浪漫。我們固然應該基本上樂觀,這是很有利的做人態度,但不可片面樂觀,忽略了世界有陰暗的一面,以致容易得意忘形,樂極生悲。最好是有適度的(而非神經質的)如臨深淵的謹慎。

至於片面悲觀主義,則以灰色眼鏡看世界,以酸刻(Cynical)的觀點看人生,認為友誼不過是互相利用,愛情不過是互相取暖,兄弟父子的關係也不過是無可選擇的偶然。這種看法的錯誤在於片面,就像把人說成只是一堆原子。人是一堆原子,但並非「只是」一堆原子。朋友可以互相得益,但此非朋友關係的全部。在無他人在場的情況下探望一貧如洗孤苦伶仃的垂死友人,這就永遠不是「友誼只是互相利用」這種片面狹窄的酸刻觀點所能解釋的(為所愛的人而犧牲自己,那就更不是「愛情只是互相取暖」所能解釋的了)。 酸刻的觀點時下很盛行(或因「受傷的心靈」大多了),這是很可怕的,酸刻的人是不會快樂的。

所謂預設,在此界定為「視為當然的假設」。不當預設的謬誤包括了「循環論證」和「混合問題」。這裏只談混合問題,那就是(我初步這樣界定)把發問時不能視為當然的假設視為當然而混入了問題之中。例如不久前有電視節目主持人這樣問被訪者:「講師的責任是教書,你為什麼出來爭取權益呢?」這問題就是混合問題,預設了教書和爭取權益互相排斥,但其實兩者並不互相排斥。

對預設有警覺性是很重要的。一般人在成長的過程中被灌輸了許多「人生預設」,習焉不察而不去質疑,對預設有警覺性的人則會憑獨立思考去判斷這類預設(例如「有名利即成功」)是否可以接受,是否適合自己,流行的「社會遊戲」或「成功預設」並不是天經地義的,懂得反省這些預設,這對於過一個快樂和有意義的人生有莫大的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