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5] 意義分析

什麼是語理分析?

語理分析是思考方法的最基本環節,它是「通過釐清關鍵用語或概念的意思來著手處理問題」的一種思考方法或進路。什麼是釐清一個說法呢?我們可以通過語理分析的基本問式「X是什麼意思?」來加以說明。比方說「人是否有靈魂?」此一問題,倘若採取語理分析的進路來處理它,我們可以提出以下的問題:「『靈魂』是什麼意思?例如它所指涉的事物具有一些什麼性質?」倘若我們能夠對上述概念給出一個清楚的解釋或定義,又或者清楚說明有關事物具有一些什麼性質,那麼我們 就算是釐清了有關的概念。

一般人碰到上述問題,往往首先把注意力放在它的答案上面。但如果通過語理分析的進路去思考它,我們就會首先把問題釐清,分析清楚「靈魂」這個關鍵用語在那個問題裏是甚麼意思。若果不先把「靈魂」這個語辭分析清楚,要找出問題的答案是無從談起的。如果連「靈魂」所指的是甚麼東西也不知道,那麼,無論我們說「人是有靈魂」或「人沒有靈魂」都是沒有意義的。

當然,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並不需要把所有語辭和概念的意義都釐定清楚。若父親懲罰女兒時叫她站在牆角,這個指令的意義其實已經非常清楚,小女孩並不需要再去追問:「腳和背脊要有多直才算是站立?牆角的範圍到底有多少平方呎?」同樣道理,不論情況處處要求別人解釋所用句子詞語的意義,其實是誤解了語理分析的作用,只會自討沒趣。不過,在以下幾種情況,語理分析確是特別重要:

  • 當我們處理抽象的問題時,釐清關鍵字眼或概念往往十分重要。要解答「道德是否相對?」、「動物有沒有語言?」等問題,我們便先要釐清「相對」、「語言」這些字眼的確切意思。又例如,要判斷儒家和人權是否有衝突,我們首先應該弄清楚儒家思想和人權理論的內容。據陳獨秀,三綱五常為儒家思想的核心,其中一些重男輕女的規條,與人權理論中人人平等的理念不符。但另一方面,亦有學者認為,三綱五常並非儒家的中心思想。儒家思想的主要理念是以仁待人,這與人權理論並無矛盾。到底儒家與人權是否有衝突,很大程度取決於我們如何理解儒家理論的主要內容。弄清楚這個關鍵問題,能幫助我們避免無謂的語言爭拗,收窄爭議的範圍。
  • 在現代社會,無論是商業活動或是個人行為,均無可避免地牽涉到不同範疇的法例和條款。語理分析在執行和訂立法則和合約時都十分重要。權利和義務的清楚界定,能減低條文的灰色地帶,有助維持法治。而能清楚理解這些條款的內容,對於保障人們的權利及正當利益亦有很大幫助。
  • 科技的改進,有賴科學的發展。當科學家提出新的科學概念,這些概念必須要清楚界定才能夠成為科學理論和解釋的一部分,幫助我們作出準確的預測。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不必著力界定清楚「空間」、「磁力」等概念。但當我們從事科學研究,要解釋宇宙的演變和特性,我們便須釐清這些概念。

字面意義

要有良好的語理分析能力,首先必須能夠清楚掌握語言的文法和意義。這是因為語言除了是表達思考的工具以外,亦是我們的思考媒介之一。要掌握語言的意義,首先是能夠把語句的字面意義 (literal meaning) 或日常意義 (ordinary meaning)以及其蘊含意義(implicature)分辨清楚。一個句子的字面意義,是由組成這句句子的詞彙的慣常意思以及句子的文法結構所決定。例如,留意下面的對話:

甲:「小璇喜歡吃什麼?」
乙:「小璇喜歡龍蝦。」

遇到以上的對話,我們會認為乙的意思是小璇喜歡吃龍蝦。於這個情況,這是個合理的判斷。但其實這個判斷只是答覆句的蘊含意義而非其字面意義。換轉別的情況,這句句子的蘊含意義可能不復存在。例如我們可以設想以下的答覆:「小璇喜歡龍蝦,把它們當作觀賞的寵物,但她是否愛吃龍蝦我就不知道了。」

能夠清楚明白句子的字面意義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正常情況之下,一個句子在什麼情況之下是正確,在什麼情況之下是錯誤,是由其字面意義決定的。若有人說,「我會於星期三前收拾好房間」,但到星期三時房間卻依然凌亂,那麼這個人便沒有遵守他的承諾,因為他之前所說的句子是錯誤的。但若然他之前所說的是「我會嘗試於星期三前收拾好房間」,那麼只要他嘗試收拾過,就算之後房間依然凌亂,你也不能怪他違反承諾。同樣道理,當我們要去理解法律條文又或合約的內容,在大多數情況下亦是以條文的字面意義為依歸。

本節參考李天命的《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一書及《李天命的思考藝術》論語理分析的部分。


練習

  • 有學者認為思考方法最重要的部分並非語理分析,而是把握問題和理念的主題。試討論把握主題和語理分析的關係。
  • 以下兩句句子的意義有何不同?
  • 「住客可於起租十二個月後終止租約,惟事前須給予業主兩個月書面通知。」
    「住客於起租十二個月後,可以向業主發出書面通知,於兩個月後終止租約。」

  • 有報紙報導,一位老師認為某個選舉沒有好的候選人可以選擇,好像要揀「屎味咖哩同咖哩味屎」一樣。 你認為,「屎味咖哩」和「咖哩味屎」意義上有何分別?